林清玄:我为什么要在秋天看枫叶

首页

2018-10-16

秋天是收获的季节,也是百花枯萎,万物凋零的季节。

但有一种“花”恰在秋季繁盛,适宜观赏,这是枫叶。

到了秋天由于叶绿素减少、类胡萝卜素增多,枫叶呈现耀眼的橙黄或鲜艳的红色,为凉飕飕的秋天带来一丝温暖。

正值国庆,让我们跟随林清玄,抛开琐事,给心灵放个假,去山林里与遍山枫叶相遇,感受自然的魅力,享受身心放松的惬意。 文丨林清玄记得那一日,在某处山林。

枫树牵着枫树,几乎毫无间隙地染满了整个山岭,绿的、黄的、橙的、橘的、红的,我仿佛走入一个梦境,完全被温暖的红色系所包围。

静静的枫树已经够美了,风来的时候,就像远方寄来的许多信件,飘洒在空中,旋转、飞舞、回荡,轻轻地落在脚边。 林中的地上,枫叶已堆高到半尺,人只好踩着繁美的枫叶前行,每一步,碎去的枫叶都用沙哑的声音唱着秋天的歌。

就让我一直沉醉在这样的梦里吧!我漫步枫树林,有一颗童话的心。 突然,从枫树林边飘来一阵浓郁的香气,把我从梦境与童话中唤醒,寻着香气与飞烟的所在,原来是路边小店在油炸着食物。

上前相认,炸的不是别的,正是一片一片枫叶,有绿、有黄、有红。 枫叶被裹上了鸡蛋白与面粉调匀的作料,放入油锅中炸,称作“扬物”或“甜不辣”。

一下子,丢入的枫叶就浮出锅面,每一片,都是整整齐齐的五角星,面粉中还隐隐透出色彩。 我万万没想到,油炸过的枫叶还这么美;我更没想到的是,枫叶竟然可以吃,还可以在路边贩售。

我买了一盘枫叶炸成的饼,走到枫树下的石椅,静静地品尝,真正没想到的是枫叶竟然如此美味!其实,枫叶本身是没有味道的,但是坐在千株万株枫树间,看着枫红层层,枫叶飘飘,枫叶饼就好像饱含了秋天的味道,盈满了童话与梦、歌声与诗。

原来是用眼睛去看的,此刻却用鼻子闻嗅,用舌尖品尝,用所有的细胞与意识去亲近秋天。

我在秋天里,秋天也在我的腹中;我在枫叶里,枫叶也在我的胸中。 苏东坡有一句话:“江山风月,本无常主,闲者便是主人。

”我想,生命需要减法,要有觉察地放下许多东西,要更从容、更慢、更有空间。

轻轻地走路,用心地过活,温和地呼吸,柔软地关怀,如此,我们便可寻得内心的宁静。 人人都想要浪漫的人生、浪漫的情感,却很少人知道“浪漫”就是“浪费时间慢慢地走,浪费时间慢慢地吃饭,浪费时间慢慢地相爱,浪费时间慢慢地一起变老”!或者只是单纯地坐在枫树下品尝枫叶,很单纯,也可以有很深刻的幸福。

据说:那不同颜色的枫叶,味道都不一样,艳红的最好吃!好吃的枫叶一定是树上采来。 落到地上,就不能吃了。

我看着盘中的枫叶饼,那么微细的不同,几乎是难以分辨的,就像要分辨树上的枫叶一样艰难。

呀!这整山的枫叶与盘中的枫叶一样,它的美、它的味道并不在枫叶本身,而是美的心对秋日梦境的寻索,是一个色彩旅程的探知。 我千里而来,不只是为了枫叶,而是隐藏在枫叶背后那浪漫的心情,正如我吃了枫叶饼,是想寻找那未知的感动。

人要超脱一切是很艰难的,但是如果完全地被美所包围,在那幽静的时空,我们会忘忧无虑,放下一切的烦恼。

人如果静下来,就会被波动的意念所扰乱;如果有好奇的追索,意念就会专注,就像吃第一口的枫叶饼,接下来,又喝了枫叶煮的苦茶。

走出枫叶满满的山林,我想在这波动纷扰的人生,使我们超脱的是专注,特别是专注在比尘俗生活更多的美境。

生命的实质是空无的,串起这空无的,只是一个个有感有悟的刹那,刹那就是生命的本身。

某年某月某日,我曾在林间感受到那一刹那,我就有一刹那真实地活过。 人生的美丽的确短暂,好好地活在现前的这一刹那,这是人最真实的生活。 一刹那实存于心,每在秋天,必会浮现。

其他的日子,就像空中随风飘落的枫叶,风吹过,就消失了。